2019年8月6日

“罪刑法定”就得这么咬文嚼字

这几天遇到一个案子,一个监狱服刑罪犯在劳动车间自杀死亡了,调查后发现有位狱警存在严重失职行为,于是研究能不能构成玩忽职守罪立案侦查,多数人认为有玩忽职守行为,有死亡一人的后果,构成犯罪了,我却觉得不构成犯罪。
我的理由很简单,就是《刑法》第三条规定的罪刑法定原则,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。《刑法》397条玩忽职守罪是这样规定的: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,致使公共财产、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;情节特别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本法另有规定的,依照规定。也就是说有玩忽职守行为只是前提,还要有法定的后果,法定的后果不能单纯按照高检的立案标准来,它也有个大前提,那就是“致使公共财产、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”。本案中,公共财产没有遭受重大损失,国家利益也没有遭受重大损失,其他人的利益也没有遭受重大损失。对于死亡的罪犯来说,死亡结果是自己造成的,没有外力作用,谈不上“遭受”;死亡结果又是其自己积极追求的,对其本人来说谈不上是“损失”。综上,本案虽有玩忽职守行为,却无法定后果发生,等于没有犯罪事实存在,不构成犯罪。
“罪刑法定”就得这么咬文嚼字,立法没有涵盖的问题任何人不能客观归罪盲目扩大外延,如果法律可以随意解说、扩大的话,那么人人将生活在随时违法犯罪的恐怖之中。

0 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