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3月19日

Dolus bonus, dolus manus 善诈欺,恶诈欺

法律行为有效的充分必要条件是当事人的合意(单方法律行为除外),这种合意是在双方意思自由的前提下达成的,换言之,当事人必须有选择的自由,有作为或者不作为的自由,有选择法律行为内容的自由。因此,这种自由受到限制或者扭曲时,导致法律行为有效性在其诞生伊始便染上了瑕疵。于是不难理解当当事人意思产生决定性的错误时,或者因对方的诈欺而做出不符合其本意的意思表示时,法律行为可以撤销。

诈欺, 拉丁dolus, 在罗马法中不仅表示明确意识和意愿的心理状态,而且可以用来表示欺骗行为,即一切为蒙蔽,欺骗,欺诈他人而采用的计策,骗局和手段。

诈欺在罗马法里可以分为善诈欺dolus bonus 和恶诈欺 dolus manus

善诈欺是民事交易里可以容忍的狡诈手段,尤其是在广告行业广泛应用,比如使用毛发再生剂的少发同志,不能因为头顶依旧寸草不生,而归咎于厂商; 体态臃肿的顾客,因店员的溢美之词一时兴起买下了并不合身的礼服,店员或者而店家亦不能因此而获罪。此形式的诈欺旨在推销产品,且任何理性的顾客可以甄别其中真伪成分,因此不足以成为撤销民事行为的法律依据。

善诈欺的另一个典型例子在婚姻中频繁出现。作为法律行为,婚姻同样要求两人的合意,只不过这种合意形成比买卖中的一拍即合更要辗转反侧, 大费周章. 彼此为了取悦于对方,极尽”弄虚作假”之能事, 女士们通常丰个胸,垫个鼻子,男士们往朋友借个名车,或者散尽整个月的工资准备个盛宴,各人掩丑藏拙,尽力呈现最完美的一面。当然这种意乱情迷之下的完美,在婚姻后自然会无情的幻灭,正如大多数残酷的婚姻一样,当初两情相悦,现在木已成舟。双方唯有接受现实,不可以婚前诈欺为由提出婚姻无效或者诉讼离婚。

针对诈欺或者恶诈欺 dolus manus 的司法救济来源于古罗马的裁判官法 praetorium ius, 比如actio doli 诈欺之诉和exceptio doli 诈欺抗辩, 这种司法旧机旨在排除不公正的法律后果,保护受欺诈者的利益。

2 评论: